Cold Dirt

写文的,画画的,拍照片的,剪自制百分以内短片的,录实验性鬼哭狼嚎音乐的


都不是我
我就是个吃屎的

02年舞美太棒了……无法言说
以及我太喜欢p5的Lucheni了,必须再放一遍(buni

我应该再画多点再放的……但是最近要补的剧太多了……根本没时间重看德扎

p2暗搓搓画了个tod
嘿嘿嘿
想看表哥死神乌豆扎

最近的画……
乌豆豆世界第一可爱……
以及法扎我明明更喜欢莫扎特,但是却一直在画萨列里
因为实在画不像小米老师的脸呜呜呜
小米老师多可爱

5.12日记

初中时候我最大的烦恼就是学校的填鸭式教育磨灭我的创造力。当时我整天想的就是搞科研,然后成为一个大科学家,我想即使要把时间耗费在实验室中,几十年如一日,薪水很少勉强过活也要做下去,并且在听罗罗说在中国搞科研创业多么困难之后仍旧毫不畏惧,我从来不缺少这种愚勇。
然后在学校组织的中德项目之后我去了德国的少年实验室,我意识到其他国家有着我研究所需要的沃土,有很多人在做着我梦想的事情,科研对我来说更有吸引力了,这下科学不光是学习和认识世界的理论的快乐了,还有动手和创造的乐趣。我想自己以后的生活就将是学习。
但是到了高中,我的学习丝毫没有脱离固定套路,我尽可能的挣扎了,参加千人计划,报机器人学院课,自学编程、单片机以及大学化学和电路课程,下课天天跑实验室做自己的试验,但是其实这两年的挣扎没有带来任何实际性的效果,千人计划因为我们组长擅自改课题而我退出,机器人三个学期我只学了如何飞四翼飞行机,以及报名了三个比赛,而那都是我们学校的擅长项,程序事先编好,老师告诉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最终金牌肯定是我们的,唯一第一次参加有挑战性的项目就是飞行机,而其中唯一有技术性的地方就是你调整自己控制器的参数。其后就是在模拟器上不断练习飞行。老师在下个学期加入了新的项目,但那也只是站在机器人上打马球。
我发现所有一切都是为了高考铺垫,千人计划和比赛结果都是为了自主招生时好听,人人都糊弄挂名即可。
为了编程,我特意找了我英语一对一小姐姐学校的一个业余程序员师兄当师父,为此我特意托媳妇买了一部电脑,偷运回家,买了很多编程书,带到学校背函数。我还记得我当初编出第一个hello world之后的激动心情,即使我用了一下午时间来查错。但是我的水平仍旧停留在编一些小程序上面,因为支撑我做下去的全部动力只是兴趣,我没有时间也没有系统学习,常常半夜拿出电脑窝进衣柜里打程序,幸好师父出国之后作为时差党能够及时回答我的问题。但是我最后还是放弃了,我们家换了小米wifi,我妈能看见所有加网的设备,而一个陌生的电脑显然不会是好的目标。
虽然有毅力什么都能做好,那么多人自学成才,但是你在少得可怜的课余时间碎片化自学,即使可能辛苦也很快乐但是这是极其低效的。
最后一个学期我退出机器人,试图做一些与备考相关的事情,便报了我妈一直想让我上的数学思维训练营,但是就当是最后的挣扎,结课论文我写的是博弈论,读了三本书写出来一篇论文,读得匆忙时间又很紧差点没有得到学分。最后仍旧是一张空纸,过了这么久我都忘了我写了什么,曾经深夜苦读的经历就像是一个笑话。我脑子里除了最近学的备考东西以外什么都不剩下了。
我到底在追求什么?
当时我就是喜欢这个,科学,技术,那些绝妙的点子和公式,我恐惧这种喜爱会被磨灭,被日复一日的练习题和无用的书本知识所埋没。
我的恐惧没有落空,我曾经学过的所有知识都成了我的耻辱,我曾经多么努力的学过什么东西,我现在的失败就显得它多么苍白。我妈从来不看好我的这些所谓自学,“能坚持多久啊?能提多少分啊?”,而最终这种热爱也消逝于枯燥的学业中。我恨这种东西,我从来都坚信我是个天才,只是没得到恰当的教育方式,我的私立小学、国外的教育方式,都成了极好的例子,我在当时还不是一个抱怨一切反抗一切的中二懦弱伪朋克,所以我在驳斥一个东西后能够提出更好的见解和建议,但是我能提出又有何用。我在中国,我还是不够强大。所以我恨我自己。我还能做什么呢,我不能仇恨环境,仇恨环境是在做无用功,我只能仇恨自己,没有成为一个神童,自学成才,以人力对抗社会模式。
而到了高三,在经历了我剖析过无数次的抑郁期,综合我一直以来坚信的社会和家庭赋予价值观,和无论父母还是我对自身的极大要求,以及思考,我开始逐渐意识到我不知道我自己想要什么,以及我一直为了一些我根本不在意的东西活着。环境加诸我身上的一切终于压得我开始思考,你们试图把我培养成一个机器,磨灭我的灵感和创造力,还要我给你们拼命卖力。
我意识到学科学不能解决我真正的问题,科学知识的增长只是满足了我的创造欲和学习欲,这是我玩乐心态的延伸,科学不能带给我思考。某种程度上我现在处于“学理救不了我自己”的状态,高三因为学业的压力、成年后面临的社会责任和未来前景将我推入了意义缺失的真空中,带给我前所未有的恐慌,而这种恐慌无法靠学科研找工作来平息。所以我转向哲学和艺术,试图赋予自己生命意义,然而我再次失败了,存在虚无主义之后人们竟然要在荒芜的土地上执着种植作物,人们竟然要凭人力将石块一次次推上山顶再看它滑下去。生命竟然真的是虽千万人吾往矣,知道没有意义仍旧热爱生活。
我感觉被骗了,就像是我最近看到南方公园里的孩子被父母告知没有牙仙之后的反应,每当我想到我从小到大期待的生活都是一种乏味的自我安慰时我都心惊胆战地想要干脆死掉。我的生活竟然没有比毫无价值地活着更高的东西。同时我也意识到之所以我被骗了这么久,是因为即使社会没有能力来左右你的选择,但是它一直在灌输价值观,你选择的基础,你心智的组成就是基于环境和教育。这种教育是从婴孩开始的,未成年前由家庭做到,成年后由社会供应。这种东西,我妈的所谓“走正道”,是有完备赏罚机制的,不光是物质层面,更是精神层面,天衣无缝,从出生开始到死亡结束你都不会有机会接触到社会之外的混乱无意义世界。
社会价值赋予你生命意义,而我在经过思考意识到人活着是没有意义的之后经历了一场巨大的意义缺失,也是在那个时刻,我意识到单个人力的渺小,一个人骗自己那就是自我欺骗,所有人骗自己那就是主流价值观。那个阶段我又偏激又怯懦,就像是一个突然能看见鬼魂的少年,看到周围所有自己曾经觉得温馨的人类都是腐烂的行尸,我开始惊恐地坐在家里,我妈说的话如同枪子打在我身上,我开始觉得这是一场战争和巨大的骗局,人们生活在安逸中,思想的安逸。人类脱离蛮荒建立集体以至社会,社会保障的是生活安逸,更是思想安定。如果没有社会的价值体系,人会坐在台阶上,日思夜想自己为什么存在,最终得出没有任何原因的答案,然后做任何事情都没有驱动力,甚至偏激者自杀。这是社会生产力的极大损失,如果如此社会不可能建立,人们活着就真如同蜉蝣,数目庞大,但是终日彷徨,终无作为而消逝。但是蚁虫不同于蜉蝣,蚁虫有社会结构,它们在土中建立起一个帝国,最终即使全部死去,人们切开土堆,能看到其中庞大而惊人的结构。
这就是社会的意义,新生物学纠正达尔文,进化单位并非个体,而是种群,个体力量在历史进程中不过毫厘。人寿命如此之短,不及百年能做什么,AT里面吸血鬼王问玛瑟琳你活了这么久意识到什么,m回答没有任何人能明白任何道理因为所有人活的时间都太短了。在这种情况下,人抵抗世界就显得更加渺小,如果没有社会可能人任何事情都无法做成,也无法存活。人在生理需求上还要满足意义需求,没有意义人就是动物,朝生暮死的昆虫,而社会就是一个巨大的意义墓地,人们生活在前人留下的思想上,如同珊瑚虫,珊瑚如此之美,都是社会历史人们留下的自己的痕迹,如果没有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人们可能都是垫脚看不到日落的猿人。但是有了积淀,这就是一片沃土,人们汲取前人尸体来丰富自己,产出更富营养而更加美丽多样的产物。这就是社会意义的哺育与反哺,通过这一机制人们繁衍不息,就是因为这样,人们坚信自己的尊严,自己的意义,存活并非品朝露,而是为了更伟大的事业为了更有意义的东西而生存。自杀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反自然的,而意义对于人们的重量太重,使人们饱满而强大的的自我超越了本我的生存本能,献出生命。
但是我恨这种机制。我是一个从小到大自我中心的人,我坚持认为社会的基础是人,人决定社会,但是现在社会决定人的现状对我来说是种可怕的毒药,我天天服用直到它们有一天杀死我。即使是现在我仍旧认为社会的发展方向是整体意义的缺失,个体意义的升华,或者说在所有意义都存在的情况下,nothing means everything,去中心化会将所有的话语权集中地分散到所有地方,当人类完备进化,所有人受到程度相同的教育,所有人人格完备思想健全,不会存在精英阶层,所有人掌握话语权,所有人有自己价值观体系,这种情况下没有社会,更不可能通过社会约束个人,每个人都是中心,每个人都是社会。
人们会普遍认为我们即使建筑起蚁巢,百年不塌千年不朽,但就如同一只人类的大手和机器就能切开巢穴一般,我们留下的只是遗迹,随时可以被高于我们的事物摧毁,在这种因为没有保障而不定期的毁灭中,最重要的是曾经鲜活的生命。即使人力在百年间几乎什么事情都无法留下足够深的刻痕,下一秒就被风吹去,但是重要的是日复一日留下痕迹,凭着生命的鲜活和动力用自己的渺小意义来对抗社会的巨大虚无。而在这场巨大的战斗中,没有对错,没有普世价值观,没有社会约束人们,人们生来就是最完美的样子。当发展相对于无穷的世界渺如沧海一粟,发展也不过是对自己有意义的一种消遣了。
我知道我这种想法过于悲观,甚至不会存在,无论在人类发展的哪个时期,也用我妈的话“人是社会动物”,来从根本上否认我的观点,表示我这个想法的不成熟和不完备。
但是这就是我的想法,到了这个阶段,我意识到我不能再局限于自己的生活中,因为既然我无法脱离这个社会,我的自身便是最重要的但又是最不重要的。
人对于世界就是灰尘,人的观念在世界中不足一谈,历史上曾经死去的人以及将要死去的人中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所有人的独一无二使所有人都变成了某种程度上的相同。人们的凑堆寻求意义反而会导致他们失去意义,所以中心不能交托于群体以致社会,而是要掌握在自己手中。
几乎每个人都是被毫无意义的东西轻易杀死的,世界从来不吝啬夺取人们性命,摧毁人们意义。死亡是个人社会意义最大的敌人,就像是我曾读过的一个小故事,侍从去战场上找寻国王的尸体,发现他在所有堆成山的尸体中无法分清国王和乞丐的区别。死亡清空了所有人一辈子的思想和努力。人只活百年,随便的海啸地震都能成群杀死他们,这是人本身的渺小所致。意义成了身后名,而我从来就不想要身后名。
社会的意义固然可贵,但是于我自身来说,介于我的生命如此短小而珍贵,恕我将它抛向更加对于我自身有意义的地方。我是否存在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没有任何区别,这给了我能够脱离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愿意放弃社会体系带来的物质和精神舒适,如果我舍弃安定,如果我愿意去往巨大的虚无的世界,来经历以前我从未想像,但是此刻无比重要的苦难,那我就能以此来重建自己的意义,找寻自己的价值。
这就是我找寻的绝对自由,而介于我脱离社会价值体系之后几乎是一个婴孩,我只能步步摸索来找寻我的道路,而我通过苦修,暂时获得了一种安定。知道我在这么做的人都觉得我过于偏激,每天鞭打自己并且不进食对于他们来说是几世纪前古怪的宗教人士才干的事情,虽说我这么做有部分宗教原因,并且我试图分析这一行为的原理后发现原理复杂,主要原因是为了分担超我过于严苛加诸在自我上的压力(谢谢我哥一次偶然谈话给我提供的思路),以前这种压力会让我自残,但是自残不能解决问题,只能缓解,并且成本太高。而苦修虽然也不能解决问题,但至少是延缓之计,在我真正找到自己的意义之前,苦修就是我的缓释安慰剂,虽然奇怪但是这种行为提供给我满足和思考,缓解我的焦虑和恐惧。
还在路上,还在摸索,还远远不够,但我很开心。这两年来我第一次从巨大的负担中脱出来,喘口气,第一次看到太阳从窗外升起没有那么绝望。

一些感想

看完银护2

剧透注意
下分割线
.
.
.
.
.
.
.
.

应该差不多了

差不多个屁啊.

.

.

.

.

.

.

.

.

.

.

.

.

.

.

.

靠放弃
——————
这部电影有很多惊艳我的地方,从两个方面说,一个是角色塑造,一个是拍摄手法

角色塑造:
因为事先看过同人,所以看到星爵觉醒(?)的时候被震撼到,而且每次看到他都想到星星小王子…
我真的特别特别特别喜欢星爵这个角色塑造,当时在影院看到他眼中的星星我以为他爸已经控制了他的脑子,没想到他仍旧有自由意志,之前高潮的表情只是因为见识到了宇宙的宏大和神力的雄伟,而他在听到他爸亲口承认杀了他妈之后,抽出枪射击他爸那里,我差点哭出来。
这种人神之子的选择,我只在希腊神话里见到过,半人半神被当作人养大,而当神来寻他,许诺他力量带他见识宇宙的宏伟自身的渺小和拥有力量的伟大之后,仍旧选择成为一个人,这并非是懦弱之举,相反这是最有力量的一个行为,力度堪比生命诞生和人神之战。
这种人性的伟大瞬间超越了所有语言可描述的神力。而他在父亲一再展示,并且提醒他伟大生命的意义时,仍旧毫不动摇,这是他母亲,宇宙中最好的母亲,勇度,亲手抚养他长大的daddy,和他所有一路以来伙伴给他的人性的厚度,这是他所见的生命的意义,他知道自身的浅薄,甚至神力都无法与永恒的宇宙对抗,所以他甘之若饴接受自己的短暂和渺小,这种渺小决定他的伟大。
我写的很乱,但从影院出来我满脑子都是想法,跟我妈说,我真是太喜欢星爵的这个选择了,在他知道所有的一切后,所有的选择都摆在他面前,一个天平,一端是铁块,一端是羽毛,轻易让他抉择的时候,他选择站在羽毛那一端。这就是举重若轻啊…
如果他在埃及,死后让神称他灵魂的重量,绝对翻遍宇宙所有事物都没有东西能够举起他如羽毛的灵魂。
同时这让我想到了文崔斯和尤达,(觉得文姐像星云)最后的烟花让我想起一个星战官小的星星点灯,尤达在知道战争的残酷之后,在知道自己爱的人可能出去就不会回来之后,仍旧选择在窗口给所爱的人点一支蜡烛。在知道世上一切的残酷之后,仍旧保有一颗赤子之心。
在衡量所有利弊之后仍旧选择最简单但是最艰难的一条路。
这就是人性啊…亿万年来宇宙最美丽的产物。
而文姐则对应生命的鲜活,我们的时间这么少,生命这么短暂,这么鲜活,就像是一朵花,因为会凋零所以它开放的时候才如此动人。因为生命会消逝它才鲜活,才会生出星爵这种小王子,拥有世界但是选择归家。
他是那种会壮烈但是宁静死在宇宙中,然后灵魂随着星星飘回所爱的人身边的那种英雄。
不得不说,这个角色的冲突和毫不犹疑的选择真是太棒了。
我以前其实一直不知道漫威或者星战,除了宏大的世界观设定之外还有什么吸引人的,漫威有很多巨他妈扯的东西,也有巨他妈商业的东西,星战解释原力竟然用的是迷地原虫,并且在迪士尼重启后商业味也扑鼻【。
在这种情况下这些作品有什么吸引我们的地方?
现在才想到可能就是在这种点滴间透出的人性,有时候这种东西是摆在明面上的有些时候是需要挖掘的。在这里就不列举了,真的太多太多了,这种人性的碎片如同光点,照亮整片星空。

以及还有一点,星爵这种以小对抗荒谬的大的行为,这种抵抗命运的行为,我最近还有在人身上见到,就是德扎。我就是音乐,才华在我体内流动如同血液循环,但是我就不,我就选择成为普通人,即使我注定要留名后世,此刻我仍旧想要体会真实可见的爱,爱人的温暖和快乐的生活。可能抵抗命运的最后结果一个成功一个不成功,但是莫扎特是历史上真实的人,而星爵是一个超级英雄。这可能就是真实和期待之间的差距吧。

拍摄手法:
说完了人物说镜头
整部电影给我的惊喜很多,其中之一就是镜头(或者说拍摄手法?拍摄方式??)
第一个就是开头他们打吃电池的太空怪物的时候,镜头聚焦在groot身上,并且随他移动,构建了一整个完整连贯的时间线,通过背景来展现打斗场面,真是绝妙的手法,又不会因为电影一开头就长段打戏而枯燥,又通过零碎的场面和模糊背景来让人感到新奇。以及音乐配的太棒了…抖腿抖到麻。
第二个是勇度杀遍整艘船的掠夺者的时候那个分镜和场景,以及通过箭划出来的痕迹来展示杀人过程,真的无法用语言描述给150分不怕骄傲的棒
第三个则是火箭告诉groot不能摁第二个键所以让星爵去借胶带的时候,镜头打在火箭和groot身上,但是星爵却在背景音借遍了所有人,而同时火箭的神情被事无巨细地拍进来。太棒了。营造出一种战场上真空的脱力笑点,并且真的很有趣。

总之,就,真的很棒。
看完很开心。

知道出了一键分享音乐之后瞬间更新,瞬间放这首曲子
莫想要脱离阿玛迪,莫想要脱离自己的阴影,想要脱离自己的才华,成为一个普通人,想要自由。什么叫自由?为什么他的才华是与他本身割裂的?难道他仅是一个才华的容器,从小就身不由己被才华榨出最后一丝血液?这让我想到沙丘的作者,说写出这样一个作品就像是神委与的重任,神借他的手写出的史诗。可是阿玛迪是神吗?以及莫开头唱的我就是音乐,诶呀他真的像是音乐转世,生下来的一刻就注定这个分量的生命要谱多少曲才能死去,就像是桶中的水,每做出曲子水都要流出去,水流完了音乐用完了,他的生命也就耗尽了。那这种音乐的化身又如何追求自由呢?他的自由难道不就是寻找星星上的金子,他哪里还有时间爱上小康,他怎么还能够想成为普通人,“摆脱自己的影子”呢

睡吧 我的王子







p6附赠一个可爱的乌豆豆

p2是曾经在郊区的深夜见过的一个场景,记太久了,终于画出来了

p6是个人设
配色和索龙没有任何关系(笑

【FB】[Creves]ABO PWP 最恰当而美好的事情

Alpha!Credence/Omega!Graves

一个剧情大纲的abopwp

http://www.jianshu.com/p/a5de91c4f232

补了一个链接

不知道能坚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