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d Dirt

写文的,画画的,拍照片的,剪自制百分以内短片的,录实验性鬼哭狼嚎音乐的


都不是我
我就是个吃屎的

p3天使灼拉p5面灼拉
图都很草,用爱发电,为爽摸鱼
有没有REpwp!!!
去随缘上翻到的粮大部分都是清水
饿出幻觉

[死神豆腐]情系梅耶林

配对:死神/鲁道夫
警示:鲁道夫/玛丽详细描写
• 名字瞎搞
• 尝试结合史实+一粒沙+梅耶林写的一篇死神豆腐,不知道写没写好,应该是没有的x


-正文-

梅耶林的春天很美。
阳光照耀在风中轻摇的枝叶,鸟雀从树稍上振翅滴落残留的雨水,站在潮湿而松软的泥土上,清新的气息和细小的声音骚过鼻尖,所有新生的事物都在森林中亲昵而美好地发出自己的光亮,使这块地方像是盛满金沙的藏宝地。
鲁道夫记不清到底有多少次他站在这片土地上,森林厚实又斑斓的阴影搭在他肩上仿佛大雨留下的洇痕,光在清晨的雾里塑成散落的柱状,鹿在交错的树干间踱步,用鼻吻轻触带着露水的草叶。这里是梦中之地。
时值一月,冬天,鲁道夫牵着玛丽的手走进位于梅耶林的城堡中。在他们从马车上跳下来时天已经开始变暗,现在天边只留下一点浅薄的粉红,玛丽抓住鲁道夫的手臂,后者停下来,从打开的城堡房门中透出的蜡烛暖黄色光亮照亮了他的左侧脸颊,玛丽抬头向上望,只有光秃的树枝横贯灰色的天空。鲁道夫的视线没有落在他年轻的情人身上,他专注地环视着自己在一月寒风中冷清的花园。没有阳光,没有浓密的树冠,没有鸟儿,没有虫鸣。仆人在城堡中走动的声音透过墙壁隐隐约约传来,猎狗在狗厩中喘着粗气。玛丽转过头来,亲切地挽着他的手臂,两人一同走进城堡里去。
“我很喜欢梅耶林。”玛丽后来在回到房中时和他小声耳语,两人亲昵地贴在一起,步入深夜烛光已经快要燃尽。
“是吗?”他低头擦拭着手中的枪,金属冰冷的光泽在绒布间闪着微光。“可是冬天什么都没有。”
“它让我感到宁静。”她笑了笑,脸色有些苍白,“我跟你在一起,安静地不受打扰,我希望的就是这样。”
鲁道夫把枪拿在左手,用布包着它,然后伸出右手,触到玛丽的脸颊,轻轻抚摸她的耳垂和颈后露出的一小块皮肤。“当我问你你要不要和我一起自杀时你为什么要答应?”
鲁道夫看着玛丽在烛光下的面容,想着此时此刻皇族晚餐正在有序进行,他冷酷的父亲正在等待他永远不会到来的儿子坐在空摆着一副餐具的王储座位上,而塔菲正在拼命用秘密警察探寻他的踪迹。他们终究会知道他去了哪里的,就在几天后,全世界所有人都会知道他去了哪里的。
“因为我爱你。”玛丽转头看向他,眼中闪着光亮,专注而美丽。“'此情至死不渝'。”*
鲁道夫在她脸颊上落下一吻。
柴火已经快要烧尽,但是他们谁都没有费心去添,窗外一片漆黑,树木在夜空的映衬下融成了一片影子。离天亮还有很久,但是他们觉得是时候该走了。**
“鲁道夫。”玛丽握住他的左手,鲁道夫拿出那把手枪,它在两人的注视下像是变成了一种完全不同的东西,一种维系他们生命的金锁链,一种拯救他们的灵丹妙药。
玛丽用自己冰凉的手包住他的,带着急迫献身的雀跃,近乎甜蜜地看着他。她很年轻,非常年轻,又美丽,黑发蜷曲,皮肤白嫩,天真而轻浮。
鲁道夫又吻了吻她,这次是在嘴唇上,两人无声地互相抚摸,最终分开的时候鲁道夫将枪抵在她太阳穴上。那个女孩带着无畏的眼神看着他,像是催促他去感受真正的生命,她还太小了,没有体验过生命便急切地奔向死亡,而他太老了,三十多岁已经失去了生的意志,只是敷衍度日。他们怎么能够共同携手步入死亡呢?
死亡本身对他并不陌生,在小时就时常与他在黑暗中相会,那是一片混乱而又极富魅力的存在,如同疾病又如同生命本身。他现在是如此迫切地想见到他的朋友,他们已经太久没有见面,自从他投入父亲的羽翼下,努力在学业、政治上有所作为后,他明明感受到死神就在他身旁,冰冷的手扶着他写作的手臂,在他每次进出无论沙龙、咖啡馆、女支院时,在他和父亲因为政见不合争吵时,当他痛斥父亲剥夺他权力,将他放在不痛不痒的外交场合,化为一个空架子时,都紧贴着他,冰冷的呼吸噴在后颈。死神如此真实地在他身边,但鲁道夫没有一次召唤他。分明那个名字已经滑到他嘴边,但他都抿紧嘴唇,没有让一丝声音漏出来。
而现在这一刻他等待了太久,终于,他唤来死神,他甜蜜的朋友会到来带走他们的生命。玛丽搏动的皮肤贴着他的,鲁道夫扣下了扳机。
鲜血瞬间迸出来,鲁道夫像是被巨大的枪声吓到,抖了一下,手枪自他手中掉落,最终被一只戴着黑手套的手接住。
鲁道夫猛地抬头,看到他的朋友拿着他的枪缓缓自黑暗中现身,超越人世的俊美,金发如同雾般环绕他的头颅。后者微微抿着唇,单膝跪下,抬起地上玛丽瘫软的身躯,用手轻托着她的脖颈,然后低头吻上她的嘴唇,细细研磨,直到玛丽的呼吸飘散在空中。
鲁道夫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在死神轻柔地放下他情人的尸体时心不受控制地鼓动。他的朋友抬眼和他对视,缓缓前进,坐到了他身旁,把手自然地搭在椅背上,翘起腿,面对着他,冰冷的鼻息喷在他脸颊上,无比真实。
鲁道夫咽了下口水,他们离得太近了,再前倾些许就可以用鼻尖亲昵地蹭到对方的脸颊。
死神开口,声音如同黑暗凝结的露水,“我们终于打破沉默,彼此交谈。”
鲁道夫虚弱地笑了笑,“我没有忘记过你,我的朋友。”
“我来了,因为你需要我。”死神说,“我答应过你,要一直陪伴在你身边。”
“我不会忘记。我在黑暗中呼唤,只有你来到我身边。”
死神眨了眨眼睛,微微笑着垂眼看着他的嘴唇。炉火噼啪的声音几不可闻,鲁道夫感到有些寒冷,不知道是因为他离他的朋友实在太近,还是黎明前的温度过低。
“我的朋友,你等了我这么久,终于我决定投入你的怀抱,因为这生命比死亡更让我痛苦。”
“我会给予你所求的,只要你开口。”
“以前我企盼光明,并且坚信它会来到,君主制最终消亡,人民获得解放。一旦太阳升起,所有阴霾都会被驱散。漫长深夜的绝望,浸润黑暗的雾霭,无论人们受了多少、多久的苦难,都会瞬间消散在光明中。”他微垂着的眼睛眨了眨,“即使现在我仍旧相信最终的胜利,但是我不觉得我能够等到。”
“你要死在黎明到来前吗?”
“你搞错了,我的朋友。对你来说,黎明处于咫尺之遥,但是对于我来说它还有很久。久到再给我几辈子都碰不到光的丝毫足迹。”他惨淡地笑着,“我确是王储,但只比平民多了看清现实的自知之明。我既不能掌控国家的命运,也不能改变命运的轨迹,甚至面对我生活中诸多苦难都束手无策。”
死神没有开口,他只是仔细地看着鲁道夫痛苦的眉眼,后者正企盼地望着他,眼中是自己也没意识到的渴求。病痛夺走了他的健康,父亲遏止了他的雄心,母亲从未给予他所需的支持,婚姻被控制,爱人被夺取,只剩一无所有的生命可供人采摘。
“何谓苦难?”死神说,“你是王储,如何与下层民众相比。”
鲁道夫苍白地笑了笑,“我曾觉得我有能力为他们建立起一个国家足够公正足够强大到捍卫他们每人的权力,保证他们每个人的幸福。为了这一个目标我承担了超越他们生活琐事烦恼的苦难,这一巨大的责任消耗我的生命。他们为每天的牛奶、食物发愁,孩子死去,失去工作,王朝统治过于冷酷。
“他们面对的是有形的生活条件,可是我面对的是统治背后无形的封建体制和历史渊源,以及整个国家的分裂,不同民族间矛盾,父亲将太多的希望放在匈牙利人身上,人们愤怒,怨恨统治者和皇权,记者在报纸上互相诋毁,无论舆论还是时政无一不在证明,我们的时代没有准备好。我用了太久时间才认识到这一点。”
“那你是否想过这一举措会带来什么后果?”
“想过。但是那又有何用处?就像是我一直以来做的努力一般。”
死神深深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我的光明就是脱离苦痛。已经很长时间我如同行尸走肉,也许玛丽没有到来我还会麻木更久,但是一旦她到来,我意识到我一刻都容忍不下去了。”鲁道夫侧身将手搭在死神肩上,“我的命很早之前就一文不值,是玛丽让我意识到我还有想要追求的东西。”
“追求结束吗?”
“追求解脱。”他笑了笑,“我不会说是因为爱情被剥夺,不会说是因为皇室环境日复一日的抹杀,也不会说是我无法再为我坚守的原则服务,我追求死亡的原因很简单,或许也可能是因为爱上你了呢。”
死神扬起一边眉毛,鲁道夫舒了口气,放松下来。他现在感到无比的平静和满足,死亡本人坐在他旁边,像是从未离开过。“这是注定的,我注定在这里迎来你,不早不晚,在今年的春天到来之前。
“我挣扎了很久,我很累了,梅耶林是个好地方,小时候我总觉得在这里,我想得到的东西都能最终沉甸甸地落在我手中。”
“那你现在想要什么?你说出任何条件我都能满足。”
两人的距离过于亲密,鲁道夫瑟缩着感受到他的朋友身上的寒冷气息,同时又迫切他贴近他,嘴唇微张,几乎是叹息着说出:“我想要你……”
死神放在他颈后的手指收紧,将他向自己贴近,同时低语,“如你所愿。”
鲁道夫闭上眼睛,死神柔软而冰冷的唇贴上他的,先是简单相接,然后是更深的吮❁吸、舔❁弄,年轻的王储用尽全力回应他,呼吸逐渐急促,他的手指与死亡本身的冰冷躯❁体交缠在一起,握住那把枪口仍旧发烫的手枪。死神的手臂紧环着他的腰,像是要将他直接揉进自己的躯体。两人胸膛相接,鲁道夫几乎要被吻致窒息,强烈的感情冲击着他的大脑,他无所适从地扶住死神的大臂,从喉咙深处溢出一阵轻吟。死神听到后动作明显停顿了一下,随后更细致地用舌头开拓他温热的口腔。两人微微分开的唇间舌头互相磨蹭发出明显的水声,鲁道夫被死神死死压在椅子上,他的胸膛剧烈起伏,后者赋予他的官能感受过于强烈,让他仿佛高❁潮一般呻❁吟出哭音。
死神的手揉捏着他的腰侧,同时将枪放进他的手中,两人手指交握,温热的枪口贴在他额间。鲁道夫最后咬了他的下唇一下,轻轻扯开,他望进死神的眼睛,对方眼神深邃近乎温柔。
“我爱你。”他叹息着说出,死神一瞬间抱紧他,两人像相伴殉情的恋人,拥吻契进对方身体中。
他缓慢而坚定地扣动扳机,一声枪响,鲁道夫的手垂下放在身旁,他和玛丽的尸体共同宁静而平和地躺在房间中,带走他们生命的死亡如同来时一般无声消失。
深夜的梅耶林即将迎来日出,所有人仍在黑暗中沉睡。

End.


注:
*很多梗都懒得标,前面用歌词应该能看出来,而这里的“此情至死不渝”是豆腐送给玛丽的戒指上的刻字
**豆腐死的时间应该是早晨七点到八点之间,大概是睡饱了才有力气自杀,但是为了更好表达文意所以改成了深夜



豆腐:我可以亲你吗
土豆:可以呀❤️但是一辈子只能亲一次

扩列(长期有效

不行了我必须要招人和我一起产粮
想产的cp:(不分先后
1魅影克里斯汀(25周年向,目前没有补原著的意思
2主教扎(无论攻受我都吃!!!来个人和我飙车
3死神豆腐(半个鲁道夫史向死忠粉,这方面比较喜欢写一些丧的东西,吃鲁道夫和玛丽的官方cp同时牵扯死神,以及不喜欢梅耶林里面的玛丽,觉得ooc
4死神一粒沙(这个视情况而定吧
招文手画手皆可,你写文我就画画,你画画我就写文
喜欢日常脑梗开车,什么都能吃,什么都敢写
所以求求你们来个人和我一起产粮吧
求求你们
可以私戳lof,不过最多还是用的qq
qq门牌号:2181768750

07污版蝴蝶梦
因为看得是饭摄所以所有构图不体现官方设置

这个博也有250粉了,真是承蒙您们的厚爱,仔细看看觉得什么重要的东西都没有写,画也是些没有水平的小儿涂鸦
粉我的人有各种原因我也不好点梗,况且百粉的obikin我还没有开始写
所以,就,随便评论一下或者点一下小红心,我选几个人给讲一个小故事,不许嫌弃讲得烂,不许打我,反正除了个别人以外谁都不认识我嘿嘿嘿

angle of the music
官方梗怎么能不玩

p5夹杂一个巨不像的拉面

这对太好吃了……(痛哭流涕
没有时间画画,所以很草也不好看(痛哭流涕
但是真的太好吃了……两位都是天使

02年舞美太棒了……无法言说
以及我太喜欢p5的Lucheni了,必须再放一遍(buni

我应该再画多点再放的……但是最近要补的剧太多了……根本没时间重看德扎

p2暗搓搓画了个tod
嘿嘿嘿
想看表哥死神乌豆扎

最近的画……
乌豆豆世界第一可爱……
以及法扎我明明更喜欢莫扎特,但是却一直在画萨列里
因为实在画不像小米老师的脸呜呜呜
小米老师多可爱